91麻豆剧情新年在线观看

宋野遭遇到藐视,本不觉得如何,但是那木棍异常逆天,看着只是个普通的木条,没想到竟然这般的刚硬,直接把他的神兵给弄废。

对方的修为看起来虽然没有他的高,却并不是他能够随意拿捏的存在。

此时此刻,他的心里异常的后悔,早知道如此,他就不该急于出头,那成萧的修为比起他来说,只高不低,这样的存在尚且吃亏,何况是他。

他暗暗骂了一句猪脑子后,已然打算逃之夭夭。

不过,就算这样,他也想跑得体面一点,好歹让自己别太丢人。

拼着损失两个宝器的代价,他全部一股脑儿丢向那黑纱女,以此来扰乱转移对方的视线。

他办到了,对方一个被他的湾刀宝器纠缠着,一个和他的皮鞭宝器斗在一起,虽然都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,短暂的像颗烟花绽放,他已然成功的跑到半空中,只需要最后跨出一步,就能彻底进入虚空世界。

在那里,他就是放入大海里的鱼儿,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,在无人能阻拦他。

他的眼里带着一缕光,那是胜利的曙光。快步驱动脚下的飞剑,他一头撞了上去。

“霹雳咣当”一串闷响,那是他自由落体后,砸到民房上闹出来的动静。

等到尘埃散尽,他才扶着腰,一步一晃荡的走了出来。

“你……你是蓝灵界的界主?怎么可能?”

黑纱眼镜妹粉嫩姿态极其动人

这世间,唯有界主才能屏蔽封锁一个世界,不让外人自由进出。

问题是,这个世界的前界主死了后,那界主令牌也随之失踪,再无人见到过。

就算这黑纱女运气逆天,侥幸捡到了,那也不至于令其重新换主啊?

宋野实在是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明明不可能的事,偏偏就是发生在眼前。

黑纱女转动着手里的木棍,只是和它说话,却是把宋野晾在一旁不搭理。

“木木啊,有的人就是聒噪,比那鸦鹊还要令人厌恶,你说,遇上这种傻乎乎的人,是直接灭了呢,还是灭了呢?”

那木棍身子一抖,挣脱开黑纱女的手掌,这就准备去收拾宋野,看着行动迅捷的样子,也是个妥妥的行动派,或者说是个冲动派。

黑纱女不得不一个滑步上前,快速的把他一把捞了回来,“算了算了,此人与当年之事无关,就这么灭了有些太过。就暂且拘禁在这里,免得他帮着别人来找我们的麻烦。”

说完,一个光影牢笼从天而降,稳稳的罩住宋野,把他囚禁了里面。

宋野大吃一惊,暗叹界主能量大于厮,落在她的手里,他根本就无力反抗。

刚才就只是个晃眼的功夫,自己就已经困在牢笼里,连挣扎的功夫都省略了,这是把他当做一个犯人关押起来了啊!

“我错了,界主娘娘,还请放过我吧!”

大丈夫能屈能伸,向一个能力出众的界主大人求饶,应该不丢人吧?

“放了你,没问题啊,不过,得等到我报仇了为止。但愿你能活到那个时候。”

黑纱女说完,招呼木棒,令其附身在自己的手腕上后,潇洒的离去。

徒留宋野发出野兽般的哀嚎,死命挣扎,“放~我~出~去~啊啊啊啊!!”

他不过是住的近了点,消息来得快了点,跑得快了点,猛撞了点……

这么几点点加起来,让他一个圣王境巅峰强者沦落为阶下囚,恨不能扇自己几个大耳刮子。

却说,和他一般自以为是,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还有好几个,前仆后继的冲到这蓝灵大世界来,无有例外,大多变成了黑纱女的阶下囚。

只有少数几个被她心狠手辣的彻底湮灭,那都是她万年前的仇家,不灭了留着当祸害吗?

如此这般,用这个蓝灵大世界做诱饵,黑纱女钓来了许多心怀不轨的人。但是还不够啊,还有很多昔日的仇人,老人精一般的,并不轻易出动,就这般龟/缩在自己的世界里,对外面的血雨腥风压根儿不关注。

也只有如此冷情冷血的人,当日才会干下逆天大罪,弄死那个天才般的男人。

黑纱女就是要为这个男人复仇,因为他不是别人,是她的主人,更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,没有血亲胜似血亲的存在。

当这个念头在心里滑过时,有一个小小的抗议声在一个角落里顽强挣扎着,“那个陪你一路走来的乞丐,又是你什么人呢?”

她捏了捏拳头,沉吟了半响后,才硬生生逼出了一个回答,“那是一个路人,一个熟悉的陌生人,可以被遗忘的人,一个……”

黑纱女不停的诉说着相似的话语,急切的想要把这个人从自己的世界里分割出去。

那心底的声音被她一番炮轰后,似乎已经知道了黑纱女的抉择,没有再冒出头对他进行干扰。

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。

黑纱女却突然肩膀耷拉着,感觉自己浑身的精气神被抽空了一半。

这一番对话,似乎是在用命来进行回答,浑身充满了疲惫。

其中深意,恐怕就是她自己也不能理清。

一个废弃的府主废墟里,她静静的坐在曾经的府门之上。

除了这个大门因为材质特殊,始终屹立不倒以外,万年前的界主府,早就在岁月的摩挲下,再不见旧日光景。

“主人,已经连着三天无人上门,大概已经有人猜到了什么,所以……”

“唉……是啊,这个世界固然是个香饽饽,一旦有了主子,别人再垂涎也没有用。”

黑纱女陡然站了起来,“既然山不来就我,那就换我去就山。”

他们这一番钓鱼,好歹也算是削弱了那对头的有生实力,也不全是无意义。

“主人,东土大世界,真的……太难了。”

当初的对头,领过了万年的经营,其实力已然比他们强盛时期还要扩大几倍,手底下的仆人,实力也不低,蚂蚁多了也能咬死象。

他怕,他们还没有资格冲进去,就被对方的马仔们给灭了,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很难接受。

还不如从长计议,仔细谋划,务必完歼敌人,一个都不留。

不需要急于一时啊!

他们万年都等得,区区一点时日如何就不行?

男仆人非常不赞同黑纱女的急功近利,他们虽然是在做找死的事,但也要死得轰轰烈烈,有价值,不能跌倒在一群小马仔身上。

黑纱女看着远处就快要落幕的夕阳,第一次主动的掀开了那面黑纱,露出一张吹弹可破的脸蛋。

真的是吹弹可破,那绝美的脸蛋上,已然出现一丝丝犹如蜘蛛网一般的裂痕。

粉嫩的皮肤上,一点点血丝在渗出,看起来伤势不轻的样子。

男仆原本看到她露出真容,瞬间两眼发亮,一个蹦跳站了起来。

然而所见却忍不住让他倒吸一口凉气,他一把掀飞斗笠,满脸不可置信,“主人,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?为何会这样?”

他急切的去掏疗伤丹药,想要给她敷上。

黑纱女想也不想的拦住了,“别忙了,这伤……治不好的。这是我重生的代价,原本早就该死的人,强行撑着一口气,机缘巧合下,硬生生的活转了过来。”

“这个世界早已经容不下我,迟早有一日,我会彻底分崩离析,彻底湮灭。所以,我的时日不多了,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,必须要完成心愿。”

“蒙天……这样的我……你还愿意继续追随吗?”

男仆,也就是蒙天,呆愣愣的看着那张犹如鬼魅的脸,从前多么可爱漂亮的人,被命运如此这般的捉弄,他的心里一阵抽痛袭来。

“主人,当蒙天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,这辈子都会是你的奴才,无论你生老病死,是人是妖是魔,我都将不离不弃。”

这是蒙天最真挚的表白,起于男女情爱,终于那份曾经的美好。

如果可以,他希望自己能折寿万年,换取她天真无邪的笑脸。

他想看到她在阳光下,像个快乐的小公主,自由自在的奔跑。一边整蛊,一边嬉笑,整个世界都因为她的笑容而变得灿烂,照耀了他那阴暗低沉的天空。

她是他的天,此刻这个天就要塌了吗?

蒙天这个九尺壮汉忍不住落泪,内心只觉得凄凉不住。

他的女神啊!就算知道两人不会有太好的结局,可是临死前还要遭受这样的痛苦,如何能令人不心伤。

“蒙天,这副皮囊承受不起太长时间了,无论如何都要死,尽力多拉几个垫背的吧!”

黑纱女把那黑纱斗笠重新佩戴在脸上,朝着虚空世界奔去。

她要主动出击,去往那东土大世界。

蒙天狠狠抹了一把脸,步履坚定的追随其后。

不就是死嘛,能和主人死在一起,他比谁都能陪伴主人身边更久,这般一想,这世上还有什么人比他幸福?

而在遥远的一个虚空角落里,悬浮着一个常人见不到的地方,一个散发着氤氲之息的大世界。

这里一个生人没有,唯有四面八方,不停的有各种亡灵被其接引进入。

此界也有界主,在其界主府门前的一块黝黑大石上,苍劲有力的写了几个黑红色的大字,“亡灵大世界”。

此时,界主府书房里,界主大人正襟危坐的看着一叠资料……发呆,他的对面坐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,正一脸愁苦的等着他的宣判。

良久以后,一声叹息传来,“大概这个计划真的不太合适,又失败了,你自己来吧,唉……”

“师傅……”小孩子接过那几页纸,看到各项评估,皆是红色的叉叉,不由得生气的把纸团揉成一坨,丢到一旁的垃圾箩里。

“师傅,我们大概还能坚持多久?”

“哼,也许三五个月,也许三五年,谁又能说得清呢。”

这个世界已经被造物主遗忘了吧,从这个世界诞生开始,无数的亡灵自然而然的凝聚在此处。

这个世界发展得再快,也跟不上亡灵报道的趋势,这也导致了最近很不太平,总有很多亡灵界的元老偷偷铲除新来的亡灵,从而实现减压的目的。

他知道这么做不对,显得很残忍,不合天理,却只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毕竟,他想了无数办法去实现,甚至在很多大世界出台了生一个娃奖励一百灵石的政策。

这效果却是甚微,灵石固然吸引人,但是很多人孩子生了就丢弃不养,最终还是又滚回来亡灵大世界。

白啦啦付出灵石,最后问题还是没怎么解决,刚才那张纸上,记载的就是半年以来的出生率和死亡率数据,情形越来越恶劣,让这大世界的界主不得不开始谋划起退路来。

“安安,看样子这世界已经没救了,你这接班人是没法做了,必须想办法把你送走,别和所有人一样,死在这里。”

小男孩安安掘强的扬起下巴,“师傅,我哪里也不去,就在这里陪着你。”

“你这孩子,总是这么犟,这一次可由不得你,你必须走。”

“师傅,我已经死过一次了,我不怕再死一次。”

“你和我不一样,你还有牵挂,你不想找到姐姐了吗?”

界主师傅的话成功的让小男孩安安闭上了嘴,是啊,他当初发现自己死了时,虽然也很难受,却更多的是欢喜。

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姐姐面前,他们以后再也不会因为任何外力而分开。

然而世事无常,人世间就这么一点小小的心愿也不能实现,他的姐姐,找了好几年也没找到,亡灵大世界根本就没有她进出的记录。

说不定已经在来的途中就出现了意外。

很多炼器师会抓捕亡灵当器灵,或者界灵,这是最糟糕的下场,意味着再难转生为人。

也许,只有出去了,才能在亿万万生灵里偶遇到,在这个亡灵大世界,显然是只有等死的下场。

小男孩安安知道自己的情形,界主师傅给了他最好的结局,可以说,他的亲生父母也没对他这般好过,所以,让他抛弃师傅而独自逃之夭夭,他真的办不到啊!

“师傅,安安的命是你给的,安安不能抛下你独活,这事儿以后都不用在提,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。”

小男孩安安头也不回的逃离界主府,生怕下一刻就被这师傅丢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