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盒子积分破解版

晏哥儿到海州时是中午,他瞧着一家酒楼挺气派的就进去。吃饱喝足以后精神抖擞地去了知州府。

进了门,看着迎上来的大管家他就问道:“我爹在家吗?”

大管家摇头说道:“没有,老爷到下面办差要过两天才能回。”

哦了一声,晏哥儿指着跟着他来的六个人吩咐道:“这些人就安排在我隔壁的院子里。”

大管家心头一个咯噔,然后试探性地说道:“少爷,你旁边的院子有客人住了。”

“什么客人?”

大管家硬着头皮说道:“是殷姨娘的胞弟殷家三少爷,因为今年乡试要下场就借住在家中。”

“让他搬到其他地方。”

大管家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,他轻声说道:“二少爷,是老爷吩咐让他住下的。”

晏哥儿听到这话看都没看他一眼就朝里走去,不知道为什么大管家心头浮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
童嬷嬷看到晏哥儿很高兴,结果没等他开口就听到晏哥儿问:“旁边那个人什么时候搬到隔壁住的?”

虽有些诧异,但童嬷嬷还是说道:“大少爷回京的第五天他就搬过来了。听闻殷三少爷学问好,准备明年乡试下场住在这儿好得老爷指点。”

我心只能有你

晏哥儿朝着旁边穿着劲装的男子,说道:“简叔,你过去跟那人说半个时辰之内搬走,不然的话我会将他扔出关府。”

童嬷嬷神色不变,但耿妈妈却是惊得不行。

大管家就慢了一步,跨进门就听到这话当下脸色大变:“二少爷,万万不可啊!”

晏哥儿转过头看着大管家,脸上满是戾气:“你要再敢磨磨唧唧,我连你一起赶出去。”

呵,也就他大哥性子好才被这些人蹬鼻子上脸。现在还想将这套用在他身上,找死呢!

大管家的脸一下僵住了。他倒不怕真被赶出去,毕竟这个家里还是关振起做主,只是晏哥儿这么做会让脸面尽失。

其实在知道晨哥儿要回京换晏哥儿来时大管家就悬着心。毕竟晨哥儿温和有礼,哪怕碰到不高兴的事也会克制;可晏哥儿不一样,这位主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。

大管家收敛了心神,说道:“二少爷,这事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啧啧了两声,晏哥儿道:“刚才你不是说这是我爹吩咐的你不能违逆我爹的意思,这才多久就改了口风。”

大管家脸上的笑都快挂不住了。他若知道二少爷变得这般难缠刚才就不那么说了。以前只是有些霸道,可现在却变得有些难缠:“少爷,你放心,我保证半个时辰内将隔壁的院子腾出来。”

晏哥儿瞅了他一眼道:“那你现在还跟门神杵在这儿做什么?”

大管家麻溜地出去了。

童嬷嬷等大管家出去以后,才笑着说道:“二少爷,累了吧?赶紧进屋歇会,我让厨房先给你下一碗卤肉面。”

晏哥儿摆摆手,小大人似的说道:“我吃过午饭,你吩咐厨房晚上做个烧鹅给我吃。”

烧鹅可是他的最爱,不过在家小瑜不许他经常吃怕上火。

童嬷嬷笑着道:“厨房做的烧鹅不正宗,我让人去街上给你买。”

“好。”

进了屋晏哥儿看着博古架都空了,不由问道:“大哥走的时将东西都带回去了吗?”

他本想等大哥回京兄弟见一面再来的,可他娘不同意。

童嬷嬷点头道:“是,都打包带回京城了。哥儿若觉得这里空荡荡的,明儿个老奴陪你去街上买些喜欢的物件摆上。”

晏哥儿并不喜欢那些瓷啊玉的摆件,一不小心就摔碎了,他小时候不知道为此挨了多少揍。

“暂时空着,等我找着喜欢的再说。”

童嬷嬷笑着应下了。

晏哥儿有午觉的习惯,冲了澡就去睡了。

童嬷嬷给他盖好被子就出去了,看着在门口候着的一群人道:“都杵在这儿做什么?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等人都散去以后,耿妈妈说道:“二少爷要隔壁那院子做什么?”

童嬷嬷笑骂道:“你没看见二少爷带了不少人过来了,咱们这个院子哪安置得下这么多人。”

耿妈妈惊了下:“嬷嬷,你的意思是二少爷腾出旁边那宅子是为了给他带来的人住?”

“不然呢?”

对于晏哥儿的行为童嬷嬷是欣喜的。大少爷性子内敛有什么委屈都藏在心里不说,太苦了她看着心疼。晏哥儿这般做才好,有国公府跟郡主撑腰别说一个小小的妾氏,就算将来正室进门也是不惧的。

耿妈妈也觉得痛快。当日殷家三少搬进来时她呕得不行,大少爷前脚刚走后脚那殷氏就打着科举的名义让娘家人住进来,那点小心思当她们不知道似的。只是这是关振起的决定,她们再不喜也不敢说什么,毕竟当家做主的是关振起。

“老爷若知道会生气的?”

童嬷嬷嗤笑道:“不过是一个妾的兄弟又不是什么正经亲戚,别说让他挪个地方就是赶出去也不妨碍。”

耿妈妈愣住了。

童嬷嬷看着她说道:“你要记住,咱们少爷可不是那些没娘的孩子,咱们三位少爷有郡主护着。不管是谁敢动几位少爷,咱郡主能活撕了她。”

没娘的孩子才是草,她家郡主可好好的。

耿妈妈听到这话顿时安心了:“嬷嬷,我知道的。”

殷三被挪出院子这事很快就传入殷静竹耳中,她身边的丫鬟听了很是不平地说道:“姨娘,二少爷进门就让咱家三爷搬走分明是给你下马威。”

殷静竹没说话。

丫鬟跺了跺脚说道:“姨娘,咱们要什么都不做以后那两个婆子更要欺负到头上来了。”

殷静竹看着她问道:“你觉得我该怎么做?”

丫鬟一下被问住了。那可是嫡出的少爷,靠山太硬不是她家姨娘能招惹的。至少面上是不行,不然童嬷嬷跟耿嬷嬷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“咱们就忍了这口恶气了?”

殷静竹看着躺在床上睡得香甜的一双儿女,神色温柔地说道:“等老爷回来他会给我们一个说法的。”

二少爷行事这般霸道肯定不得老爷的喜欢,所以这事不用她多说什么老爷也会重惩他的。

晏哥儿睡了一觉起来,问了童嬷嬷:“那女人找上门来了吗?”

童嬷嬷摇头道:“二少爷,那女人是个有心机的不会与你直接对上的。二少爷,你现在还小要做的是好好读书习武,内宅的事老奴会帮你料理好的。”

晏哥儿嗯了一声就去了隔壁的院子,然后叫了大管家过来:“这院子除了那颗大树外,其他的都移走。”

大管家这次学聪明了,笑着问道:“少爷,你要将这院子都腾空是想种花吗?”

“种什么花草,我要在这儿练功。”

大管家闻言立即说道:“二少爷放心,今天之内我就将这里腾空。”

晏哥儿看他顿时顺眼了许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