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拇指玉米苹果播放器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霸婿崛起最新章节!

杨三刀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如果没有那一地的动物尸体,谁杀了杨三刀,这会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,而现在,有那一堆尸体之后,谁杀了杨三刀,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。

这些动物尸体是杨三刀给林知命的,现在杨三刀死了,这些动物尸体也在这里,那除了林知命之外,再无其他人有可能杀了杨三刀。

“这是林知命向我们示威了,好,很好!”沈红月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“妈,我们把杨三刀的尸体交给警察吧?再告诉他们林知命有最大嫌疑!”林知行说道。

“有证据么?他既然敢把尸体扔在我们门口,就表示他的手脚绝对干净!一旦我们把杨三刀的尸体送去给警察,警察必然会查我们跟杨三刀的关系,到时候要是暴露出我花钱雇杨三刀去砍杀林知命的事情,那我还怎么回省城?”沈红月问道。

林知行眼睛瞪大,没想到这里头还有这么多说道。

“林知命啊林知命,这个人城府太深,他把杨三刀的尸体扔我们门口,还把杨三刀送他的动物尸体扔这里,八成就是为了让我们去举报他!”沈红月说道。

“我怎么就没早点看出这家伙是这么个阴损的人呢!”林知行愤恨的说道。

“从现在开始,我们必须改变对林知命的看法,不然的话,后面还得吃亏!”沈红月说着,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说道,“让人处理掉吧。”

“好的!”林知行点了点头。

清纯少女的休闲街拍

有人看到沈红月带着儿子以及手下亲信一起离开了海峡市。

昨天林知命才刚成为家主,今天沈红月就带着儿子离去,这里头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。

沈红月输了,而且也认输了,所以她不再与林知命斗争,选择离开海峡市。

林知命赢了,他在蛰伏二十多年后,一朝崛起,成就了史上最大的逆袭。

不过,林知命的行情,并不被看好。

因为,沈红月的背后,背靠着沈家那么一个庞然大物。

沈家,那可是省城里都数一数二的大家族!资产上百亿,沈家内出了多少的英杰才俊,他们分散在国各处,可谓是多点开发。

整个沈家的综合实力,绝对秒杀林氏家族。

林知命把沈红月赶跑,并不意味着取得了最终的胜利,沈家必然会在往后的日子里对林氏集团施加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而且,昨天的继任典礼,林知命一人把整个海峡市的上流社会都得罪了一个遍。

这样等于就是林知命自己把自己堵在了上流社会的圈子之外,限制了自己的人脉。

尽管有那么多国各地的大人物给林知命送来贺礼,但是谁都知道,这些并不能太当一回事儿,如果那些大人物真的把林知命当成好朋友,或者真的敬重林知命,那他们就应该本人前来,而不是让手下的人来。

昨天的继任典礼,一个大人物都没有来!

这足以证明,林知命跟这些人的关系其实也就那样。

得罪了整个海峡市上流圈子,同时还得罪了身家,林知命未来之路,堪忧!

林氏集团内。

“老板,后天就是海峡市本土豪绅宋敬生老爷子的八十岁生日,几乎一整个海峡市上流圈子有头有脸的人都收到了请帖,唯独咱们,什么都没有。”王海站在林知命的对面说道。

“这些人现在可不带我玩了。”林知命笑眯眯的说道,“所谓的上流圈子,不过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而已,他们自诩上流,但是却做着最下流的事情,自诩君子,但是背后却几乎都是小人,这样的圈子,我没兴趣,也不想参与。”

“没有老板您的圈子,都是下流圈子。”王海笑道。

“我让查的事情,查的怎么样了?”林知命问道。

“查到了一些东西,当年您父亲出车祸之后,司机也死了,但是很奇怪的是,之后司机一家人立马搬离了海峡市不知所踪。”王海说道。

“然后呢?”林知命问道。

“然后我就追着那一家人的痕迹去查,发现这一家人竟然去了隔壁省份,而且隐姓埋名,十分低调,当年司机的老婆还在当地款买了房子。”王海说道。

“只有这些么?”林知命问道。

“其他的还在查!”王海说道。

“多派几个人手盯着那一家人,我不希望那一家子人莫名其妙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。”林知命说道。

“您的意思是?”

“有人估计坐不住了,防着他杀人灭口吧。”林知命笑道。

“知道了!”

中午,林知命还没下班。

姚静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。

“车,能借我用一下么?”姚静问道。

“钥匙在架子上。”林知命指了指门口的架子。

姚静将钥匙取了下来,然后说道,“中午要回家吃饭么?”

“不回去了,公司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,去给我叫一份外卖吧。”林知命说道。

姚静微微皱眉,林知命这话很平静,但是却是命令的口吻。

一直以来,林知命可从没有命令过她什么事情了。

不过,姚静并没有反对,她点了点头,转身离去。

姚静的办公室内,周艳秋正在四处闲逛。

姚静推开门走了进来,周艳秋立马跑了过去。

“怎么样?借到钥匙了么?”周艳秋问道。

“给。”姚静将林知命的车钥匙递给了周艳秋。

“真是我的乖女儿!”周艳秋开心的说道。

“哎,都是亲戚,您这又是何必呢!”姚静叹气道。

“知道的,那舅舅一直看不起咱们家,老是在我娘家说我坏话,说嫁了个没用的老公,好不容易林知命有点出息了,那怎么着我也得把这脸面撑起来啊,这次他们一家来市里头玩,我开着这几百万的车去接他们,让他们看看,我们家静静的老公,那可也是有钱有势的人物!”周艳秋得意的说道。

“可小心着点开,还没上牌,又是豪车,出点事就容易被人放大。”姚静说道。

“我知道,妈我可也是十几年的老司机了,以前那辆奥迪我不也经常开么?不也什么事都没有出过么?放心吧!对了,静静,这画不错,我带回去了!”周艳秋走到边上,一边说着,一边将墙上一幅画给摘了下来。

“妈,那可是艺术品!别乱动。”姚静赶紧说道。

“妈我就喜欢艺术品!妈先走了!”周艳秋说着,将那幅画往自己包里一塞,然后转身就往门口走。

姚静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母亲。

如果不是有血缘关系,她是真的懒得搭理她。

“希望能顺顺利利的吧!”姚静心里默念了一句。

另外一边,林知命接到了周文伟打来的电话。

“我找到那家当铺了!”周文伟激动的在电话那头说道。

“这么快?”林知命惊讶的问道。

“是啊,五十多年前的大当铺,整个海峡市就一家,哈哈,很轻易的就找到了,不过现在那当铺已经不在了,当铺的主人转行做了珠宝生意,但是当年当铺的老板现在还活着,后天就是他八十岁的生日!”周文伟说道。

“后天?八十岁生日?说的不会是宋敬生吧?”林知命惊讶的问道。

“是啊,就是宋敬生,据说是们海峡市本土的豪绅,珠宝生意做的很大,刚好也是海峡市的地头蛇,肯定认识他吧?”周文伟问道。

“认识。”林知命笑着说道。

“那就好了,后天他生日,他邀请了许多上流社会的人,肯定也被邀请了,到时候带上我,咱们亲自去找他去,看能不能打探到耳坠的下落!”周文伟说道。

“他倒是没有邀请我,不过,想去的话,也是可以去的。”林知命笑道。

“没邀请?这不可能啊,们都是上流圈子的人,他不请谁,也不可能不请这个海峡市第一大家族林家的家主啊!”周文伟惊讶的说道。

“我可不是上流圈子的人,不过,想去的话,后天直接去就是了,准备点像样的礼物,伸手不打笑脸人,总不至于我到了那,他把我赶走吧?”林知命说道。

“为什么是我准备…”周文伟问道。

“那可以不准备,到时候我自己去就是了。”林知命说道。

“那还是我准备吧!”

挂了电话,林知命忍不住笑了笑。

这世界还真是小,小到两件不相关的事情,竟然就这么神奇的连上了。

宋敬生,这老头也有意思,部上流社会的人都请了,偏不请自己,这番做派肯定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。

林知命沉吟片刻后,拿起桌上的电话打了出去。

一分钟不到,王海推门走了进来。

“查一查宋敬生的底子,这人我知道的不多。”林知命说道。

“已经查过了!”王海笑着说道。

“哦?”林知命挑了挑眉毛,夸赞道,“有点长进,跟董建有点像。”

“那可不,董先生可一直是我的偶像,我一直在努力学习他的做人做事,老板,这宋敬生…可是个隐形富豪。”王海笑眯眯的说道。

(今天又多了一位盟主,是我的六哥纯银耳坠,明天加更~已经11盟了!50盟的目标不远了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