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瓜无遮掩免费视频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万妖圣祖最新章节!

飞鹰府门前。

上千名将士团团围困住了飞鹰府,一名身穿铠甲,身材高大魁梧,一身英武之气的少年骑在一头迅猛妖龙背上,冷冽的望着飞鹰府。

上百名弓弩手,宝弩对准了飞鹰府的这两百多人。

“夏侯小王爷,这是干什么?”张宝光,张府主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,望着这么多将士,脸色一变,惊怒问道。

“干什么?张宝光,竟然敢诬蔑我兄弟是杀公孙胜天的凶手,找死吗?我兄弟项尘和公孙胜天可是朋友,怎么可能害公孙胜天,我数十声,立马将我兄弟放出来,不然,我立马踏平这胡乱断案的飞鹰府,宰了这狗官。”

夏侯武怒喝道,杀气沉沉。

张府主脸色阴沉,道:“夏侯小王爷,项尘杀人,已经是证据确凿的事情,们这么做,有违军法,不怕陛下怪罪吗?”

夏侯武冷笑:“军法,在我的军中,老子就是军法,我不管,现在这个案子我夏侯王府接了,立马给我放人!”

“放人!”

上千将士大喝,杀气沉沉。

“十,九,八……”

可爱的长辫子少女

而夏侯武,也直接开始到数下令。

张府主脸色微变,连忙道:“项尘已经移交去了天牢,让我交,我也交不出。”

“什么已经把他送去了天牢!”

夏侯武神色惊变,天牢什么地方,人间地狱,三十六种酷刑让人谈之色变。

“好个狗杂碎,敢把我兄弟送去那种地方,我兄弟若是出了什么事情,我饶不了!”

夏侯武双眸怒红。

“项尘的武器呢?是不是在这里?给我交出来,还有他的一切东西,都给我交出来。”夏侯武怒问。

“那是杀人凶器,的确在我这里,不能给。”

张府主冷声道,龙阙妖刀名声可是传了出去,大商第一宝刀,价值数十万啊。

“弓弩手准备!听我号令准备放箭!”夏侯武怒吼道。

上百弓弩手,宝弩对准了飞鹰卫的人。

张宝光惊吼道:“夏侯武,别乱来!”

“三,二,一!准备!”夏侯武却不管。

“放!”

“住手,我交!!”张宝光大吼,不敢惹急这个小疯子,二世祖。

他立马让人把项尘的龙阙妖刀,储物玉带拿了出来,丢到夏侯武身前。

夏侯武让人收起,对众将士吼道:“转道,随我去天牢!”

这家伙,竟然想去劫天牢!!

不得不说,项尘这辈子庆幸有这种能为他疯狂不顾一切的兄弟。

“小兔崽子,敢!”

而这时,一声暴怒传来。

只见,天空之中,一匹龙驹竟然在天空奔跑,踏空而来,速度惊人。

元阳境界龙驹!

龙驹背上,一名身穿黑色蛟龙袍,极为魁梧,面容粗旷,眉宇间和夏侯武有几分相似的男子骑龙驹过来。

男子落在地上,一脸怒气而来。

“王爷!”

上千将士单膝下跪,恭敬行礼。

夏侯武父亲,夏侯王爷!

“老爹!”夏侯武脸色微变。

而夏侯王爷过来,抬手就给了夏侯武一个大嘴巴子。

“逆子,在干什么,造反吗?带这么多人,还敢去天牢,找死吗?老子刚提拔不久,立马就给我惹麻烦。”夏侯王爷训斥喝道。

夏侯武咬牙,道:“老爹,项尘被抓了,我最好的兄弟被冤枉,被抓了,我怎么能不管他。”

“闭嘴,项尘的事情管不了,他被关入天牢,敢去救人,就是造反,我整个夏侯王府都会被连累,立马给我滚回去!”夏侯王爷怒吼道。

“我不回去,死老头子,以为我和一样无情无义啊,项王当年也是和一起出生入死打仗的兄弟,项尘他爹出事,竟然都不为他出头!

项尘是我最好兄弟,我今天就算死,也要救我兄弟出来,救不出来,我就和他死在天牢!”

夏侯武怒声道,两个大眼睛瞪着他爹,这一刻气场丝毫不怂。

“……”

夏侯王爷气得脸色怒红,随后一巴掌又抽在了夏侯武脸上,这一掌,动了真元!

夏侯武直接被抽飞十多米,口吐鲜血昏迷过去。

夏侯王爷气得胸膛起伏,拳头紧握:“若不是为了顾及家族,为了娘,为了这个逆子,我焉能看着我自己兄弟被关天牢。”

夏侯王爷被夏侯武提起心痛之事,心中无奈。

“梁子,兄弟是对不起啊,没想到,竟然会被自己儿子教训。”夏侯王爷自嘲一笑摇头。

“来人,带小王爷回去,给我关他禁闭,没有我命令,不得放出来。”

夏侯王爷怒道。

“诺!”

夏侯武的将士连忙背起夏侯武。

夏侯王爷望了眼张宝光,神色冷漠,道:“张府主,断的好案子!我儿子得罪之处请多谅解。”

张府主连忙低头,轻声拱手道:“拜见王爷,少年人冲动,可以理解。”

“哼。”夏侯王爷冷哼一声,让将士们回去,而他望向了中央城区方向的皇宫。

“隐正淳,们殷家,梁子的事,我忍了,而这一次,们太过了些,小辈都不放过,本王是时候找谈谈了。”

夏侯王爷一个人骑着龙驹赶向了皇宫而去……

公孙家族!

公孙胜天府邸,一大群人汇聚在这里。

公孙胜天躺在床上,脸色发黑,昏迷不醒,呼吸几乎弱不可闻。

而一名白衣老人,在他胸膛上刺入七针,北斗定心针法,护住心脉。

“华老,怎么样了?”公孙岳连忙焦急问道。

华老皱眉道:“我只能护住公孙胜天公子的心脉,续命七天,而这毒已经深入其他内脏,而且毒源不明,我解不了,七天之后,准备后事吧。”

“啊,什么,这……”

“大公子……”

“胜天我儿!”公孙家的人一听这话都是神色悲痛。

公孙岳眼眶都红了。

而公孙克,在人群中露出一抹冷笑。

“华老,您可是大商目前最出名的药师,您真没办法吗?”公孙家主不甘心问道。

“我是没办法,不过,我的老师肯定能救公孙胜天公子。”华老淡漠说道。

“您老师是谁,我立马去找他!”公孙岳问。

“我的老师,项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