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极速版下载

“灵灵,你快看,那是什么!”

首先发觉不对劲的是任一,他大踏步的冲到祭坛上,一把抓住上面的宝盒。

从兽皮囊里抓出任屠,逼着兔崽子撒了一泡骚尿后,任一如法炮制,很快就把宝盒灵光污染了。

然而打开后里面空荡荡的,啥也没有,满怀期待的两人直接傻眼。

“什么鬼东西,居然是骗人的!”任一遗憾的把宝盒丢弃在地上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通道里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,“小哥哥,这个不是骗人的。”

任一打眼望去,却见到一个两三岁的小胖墩,只穿了个肚兜,就这么光叉叉站在那里。

他似乎有些害羞,左脚踩着右脚,低垂着头,不敢看任一的样子。

面对这么诡异的孩子,蓝灵语气凝重的道:“你是谁家的孩子?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你想干嘛?”

面对蓝灵的咄咄逼人,小孩似乎有些害怕,瑟缩了一下,却是没接话。

“灵灵,你别这样,小心吓到孩子!”

任一看到小男孩的第一眼,就对他莫名的有好感,自是见不得他受委屈。

新加坡女孩的异域风情

蓝灵翻了个白眼,兀自撇开头,懒得和他多啰嗦。

任一上前两步,语气尽量温和的说道:“小宝贝,你家在哪里?你又是怎么进来这里的?”

“小哥哥,我不是小宝贝,我是你的小可爱啊!这里是我的地盘,我自然就在这里罗。”

“呵呵……什么我的小可爱?”任一笑了笑,后知后觉的回过味来,大惊失色的道:“你你……你是说,你是那个老是掐我们的神秘小可爱?”

“对啊?因为都没人陪我玩,我很无聊嘛!”

小男孩撅着嘴,委屈巴巴的看着任一,一副宝宝心里苦,宝宝也很无奈的样子。

任一欣喜的上前,一把抱起来他,举在手里转了几圈,“哈哈哈~~~原来你就是我的小可爱啊,太好了,我终于能看到你了,怪不得我这么稀罕你。”

“咯咯咯……”

小可爱从来没有被人举高高转圈圈过,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
完了任一像是想到什么,又把小可爱放了下来,“不对啊,之前我怎么一直看不到你,也摸不到你,现在又可以了呢?”

“那个啊,我修习过灵识功法,灵识比一般的修士要强大很多。嘻嘻……我要是不愿意,谁也甭想看到我。至于我的身子,其实一直被封印在这个里面。”

小可爱指着地上破碎的石块道:“有个坏人,抓了我,把我的灵识和身体分别封印在宝盒,还有这个石头里面。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,封印松动了,我的灵识又刚好突破了一个瓶颈,这才偷溜出来,灵(。。)肉合一了。”

“我明白了!”蓝灵接过小可爱的话茬,接着道:“刚才,任一把封印你身体的石头摔碎了,所以,你就可以回到你的身体里,重新又活过来了。”

“对对对!就是这个样子了!”小可爱笑眯眯的道。

“但是,我们一直盯着石蛋看,并没有看到你的身体,你的身体怎么会不见了的?”蓝灵可不会放过一丝蛛丝马迹。

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,对方怎么办到的?最重要的是,蓝灵的身体是透明的,只能接触任一,以及和任一有关系的任凶和任屠。这个世界别的任何东西她都不可以触摸到。

然而,小可爱却是无影无形的,她看不到他就算了。他却什么都可以触摸到,甚至是看到她。

她们都是灵识体,为何差别这么大?

小可爱可没那么多心思,捂着嘴偷笑着,“嘻嘻……因为我的灵识比你还强大啊,石头落地的时候,我就用灵识把身子偷过来了。你们两个忙着讲臭美的故事,都没人注意到。”

任一皱着眉头,一脸深沉的打量着蓝灵,“不对啊灵灵,你的灵识也在,身体也在,你怎么就回不去呢?”

面对任一的疑惑,蓝灵有些伤感的道:“我和小可爱不一样,他被抓来的时候,人应该是活蹦乱跳的。而我,却是濒临死亡的时候,被锦囊强行收录进来的。”

蓝灵透明的身体抖了抖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。

“呃……唉……好吧,都不知道你们经历了些什么人间奇葩。”任一毕竟是个凡人,对于复杂的修行界表示理解无能。

蓝灵琢磨了一下刚才的对话,语气激动的道:“小可爱,你刚才好像说,抓你的人会传说中的封印术?”

“我不知道什么封印术啦,反正就是那个坏人把我抓起来,关在这个破石头里面。哼!我要让我父尊把他也封印起来。”

蓝灵锲而不舍的追问着,“他抓了你,除了封印,还对你干了什么?”

“不知道啊,我就一直待在这个东西里面,别的都不知道。你问得我头疼。”

任一看着小可爱很为难的样子,打断了蓝灵的紧迫逼人,“他还是个孩子呢,慢慢来吧!”

“对了,小可爱,刚才是你把我从通道那里提溜进来的吗?”

小可爱头啄得像个小鸡一样,“对啊对啊,就是我,走路没注意,差点把哥哥撞伤了。还有那个老爷爷,他差点被很多飞镖插死了,也是我帮他挡着的。”

“啊!原来如此,谢谢你小可爱,你可真能干!”任一宠爱的揉了揉他的脑袋。

“那……你现在能不能带我们出去?”任一试探性的问着。

“不知道,应该不可以吧!我还是个孩子啊!什么也不会!”小可爱有些委屈的低着头,“我就灵识强大了那么一点点,别的都不行。”

“唉!怎么又不行啊!”任一真的无语问苍天了。

处处绝望的感觉,他要怎么办?

就在三人一筹莫展时,一道惊天爆破声想起,却是一旁的石壁被人从外面强行破开来。

“哈哈哈……才少果然慧眼如炬,这石壁后面真的是空的。”

说话的是海灵宗的一个门人弟子,他的身旁是拿着木棍的范亿才。原本三人行的组合,如今折了一个,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。